当前位置:桂林艺术摄影网 >> 摄影资讯 >> 《挟尸要价》:一张照片的“罗生门”
摄影资讯 更多>>
5月25日桂林市艺术摄影学会
桂林市艺术摄影学会黄兆凤会长
广东红色轻骑兵——珠海摄影家
人民摄影报社招聘启事
『传闻』宾得新机K-1 Ma
影赛影展 更多>>
全国第十四届“外来青工风采”
“镜彩武宣˙古韵仙城”旅游摄
第七届“美丽神奇的广西”摄影
2017第26届全国摄影艺术
2017“昆仑圣殿格尔木”全
摄影旅游 更多>>
2015“桂林山水——龙胜金
2014年龙脊梯田5月中旬开
6月3日龙脊3天风光创作拼团
5月29日龙脊3天风光创作团
元谋土林、元阳梯田摄影创作活
教育实训 更多>>
ps电脑后期培训
后期必学的5种色调范例
会员摄影培训班2013年准备
摄影知识 更多>>
【摄影技巧】 光轨摄影的五大
学会会员作品请提交至邮箱:4
如何根据拍摄场景选择对焦模式
如何拍摄纪实风格的人像照片
单反相机的12个“隐藏功能”
摄影器材 更多>>
让感动再感动你一次 佳能EO
8月25日正式发布 佳能5D
可拍延时摄影的5000万像素
尼康D4正式停产 生产周期共
腾龙SP150-600mm镜
《挟尸要价》:一张照片的“罗生门”
来源:中国艺术摄影协会 编辑者:admin 浏览:774 次 发布:2010-08-30 16:59:28
       从摄影界到广大公众,从线下到线上,从照片到事件,一幅在各项评选中颇有斩获的新闻照片《挟尸要价》引发了社会各界前所未有的持续不断关注与热议。随着质疑者、当事人公布各自的声明主张,相关机构的调查分析,多家媒体的深入采访,被网友称为“罗生门”的有关这幅照片真假之争及其背后的新闻事件再次浮上水面。

        《挟尸要价》去年10月24日拍摄于湖北荆州。当时的新闻背景是,大学生何东旭、方招、陈及时为救两名落水少年不幸被江水吞噬而牺牲,当地的打捞公司在打捞尸体时要求收取3.6万元的捞尸费,并因捞尸费问题与三名大学生所在学校——长江大学在岸上的师生发生纠纷。照片拍摄者张轶当时任职江汉商报摄影记者。11月3日,《挟尸要价》在华商报署名“真真”首发,一经露面,便在多个媒体和网络上广被转载,一度引发公众热议。

        近日,随着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李玉泉公开对这幅照片提出质疑,整个事件再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质疑者:《挟尸要价》的误读、误导

         李玉泉在其博客文章中就照片《挟尸要价》发表言论,称“有的媒体‘另辟蹊径’,他们的到来是‘为了寻找英雄背后不该发生的’事件,甚至误读照片,制造假新闻,《挟尸要价》就是其中最明显的一例。但就是这样一张照片却能在全国屡屡获奖。”他指责媒体“误读误导了全国大众”,并认为因为“对‘渔民见死不救’的误传,已经使本来应该列入‘救人集体’的两个老人现在不敢出江,不敢见人,不敢与人打招呼”,使他们“船被砸了,渔网也被烧了”。

        李玉泉还阐述了他认定的事实:“两船合力将尸体牵引到岸边,捞起一具送到岸边一具,再打捞下一具,荡漾的水波显示船的划动。据有人证实,这名捞尸人不姓陈,而是叫王守海。”他转述了渔民陈凯的话“捞到人,我们每船每次能得500元,捞不到就是200元,甚至有时给包烟”。李玉泉分析“如果谈价,也不是由船上从事打捞的这些人”。

        知晓《挟尸要价》近来在国内摄影评选中屡获殊荣,李玉泉称,长江大学宣传部已经向各评选主办方发出了质疑此照片的公开信。他呼吁:“1.建议有关主管部门核实照片的真实性和新闻性;2.建议组委会和评委会撤消该照片的获奖资格;3.通报作者的弄虚作假做法,以杜绝以后评奖中类似情况的出现。”

        摄影者:我在现场看到每一个细节

        焦点人物张轶在本次事件前后接受了多家媒体的访问。他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说,那位发出质疑的长江大学宣传部长,我不敢保证他是否在现场,但我是在现场看到了每一个细节。首发照片时署名“真真”是为了保护自己。至于李玉泉提到渔民被打,张轶称是在10月28日,三个救人英雄出殡的时候,群众很愤怒,就去打了渔民。张轶说他的这张照片是11月3日在华商报首发,因此渔民被打和照片是两回事,不应该扯到一块。

        关于对照片真实性的质疑,张轶说,如果还有质疑,我就把我当时拍的所有片子都放出去。而且当地政府在立案的时候,已经承认“挟尸要价”。他对于李玉泉所说“挟尸靠岸”表示不明白,因为明明每具尸体说的就是要收取1.2万元。而且这种事在那个地方已经形成了一种行当。描述起当时自己所见,张轶说自己拍摄有一组照片能够表明情况,打捞过程很快,但打捞款没到位,渔民们在船头停留了约一小时,抽烟、喝水。直到老板确认收到钱后,十几分钟尸体就从水中提到了岸上。

        在接受山东商报、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张轶这样说:“从打捞船开到现场、和校方讨价还价开始,‘挟尸要价’这件事也就开始了。”“他(王守海)那个摆手动作很快,摆手时说‘我只听老板的,老板说把尸体给了我就给’,这个时候我很快按下快门捕捉船头人的表情。”

        张轶还以个人名义,向有关机构提交并通过潇湘晨报等媒体公布了自己在事发现场拍摄的70余幅照片,并就照片的拍摄过程作了书面说明。

        据报道,华商报在首发此照片时,确实将照片上的主人公王守海误作“陈某”,但随后便进行了更正。

        当事人:各有说辞

        促成《挟尸要价》在华商报首发的记者郝建国公开回应说,自己当时也在实地采访,“挟尸要价”确凿无疑。他有三组现场目击者的信息源:长江大学的三名学生、参与救援的冬泳爱好者韩德元、照片拍摄者张轶。

        《挟尸要价》照片中牵着尸体的“白衣老人”王守海作为事件中的热门人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打捞过程中我根本没有谈价格,更没有挟尸要价,我挥手的动作是指挥船靠岸。”

        同样在现场施救的游泳爱好者曾宪华虽然表示当时自己离得远,场面混乱,没听见,但是,他说王守海在这里捞尸多年了,而他在这里游泳多年,王守海的这个动作也看了很多年了——那个手势的意思就是“钱没到位,尸体不能捞上来”。

        媒体评介:各有侧重

        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重读有关“挟尸要价”的相关材料和新闻报道,确认以下事实:为打捞三名救人遇难的学生,长江大学一共支付了3.6万元钱。这些钱不是一次性支付的,而是分批交给了一个名叫陈波的人;在钱没有完全到位的过程中,陈波曾打电话要求捞尸者暂停打捞。

        新京报在8月23日发表题为《直面“挟尸要价”无损英雄本色》的社评:“照片中那位白衣老汉(王守海)当时在比画什么,说什么,这里且不讨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一,当时确实存在打捞尸体交易,而老汉则为捞尸公司所雇人员;其二,捞尸公司确实存在‘明知溺水学生系见义勇为遇难而不及时打捞,特别是因打捞资金未筹集到位时,数次中断打捞’(荆州市政府的调查结论)。基于上述基本事实,照片所表现的场景实乃整个事件真相的组成部分。”

        京华时报图片总监骆永红在与潇湘晨报记者的对话中谈道,《挟尸要价》受摄影评选活动青睐的原因在于,在重大新闻事件中,张轶所抓取的瞬间不仅仅记录了事件本身,还反映了背后的社会问题,对金钱至上,对诚信缺失的拷问。

        面对这一事件,腾讯网刊发评论认为“‘挟尸要价’不但存在,而且可以算做整个事件的主题”“最权威的信息就是2009年11月7日荆州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对“10·24”大学生救人事件中“荆州市八凌打捞服务有限公司”调查情况的通报》。”

        学术探讨:报道是否严谨

        尽管有关《挟尸要价》本身真假的争议,随着更多的事实和证据浮出水面,并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其有造假的成分,但有关这张照片在传播过程中产生的一些问题,却引发了学术界的探讨。

        一些人对于照片标题中的“挟”字提出疑议,认为“挟”一字便为这张照片定了性,正面还是负面,好人和坏人,借助标题就能一目了然。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照片仅仅是一个孤证,“挟尸要价”的评价从本质上是真实的,但是就这一张照片所表现的瞬间来看,事实上却是不真实的。一篇署名罗前彬的题为《〈挟尸要价〉受争议的三重意义》的文章中就提及,通过此事,“人们看到了新闻真实与本质真实、媒介技术与人的认知之间的矛盾”。

        另外,还有人提及照片赤裸裸的传播是否会对死者的家属造成伤害。潇湘晨报刊发死者照片时对于死者面部所做的马赛克处理,就得到了相关论者的肯定。

        新民晚报刊发的一篇署名“高兴”、题为《好照片需要准确“图片说明”》的文章写道:“在照片真实,图片说明准确的前提下,不管新闻报道引起社会如何的反响,我想媒体从业人员都会问心无愧。这件事再一次提醒新闻从业人员:照片的图片说明必须由记者自己撰写,才能更准确。编辑要改,须经本人同意并核准。”

        有业界人士认为,由此所展开的讨论足以将此类新闻摄影作品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暴露出来,进而引起全行业的思考与警惕;或者成为对新闻摄影自我反思,以及重新思考图像证据意义的一个小小里程碑。

上一篇:大爱丰碑 – 汶川灾后重建纪实 – 红十字在行动 下一篇:摄影师在保护区拍摄虎鲨进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招聘英才 | 会员章程 | 会员查询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返回首页
Copy © 2013 桂林艺术摄影网-桂林市艺术摄影学会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桂ICP备08003671号 会员群:桂林市艺术摄影学会Ⅰ一群 桂林市艺术摄影学会Ⅱ二群 网群:209596038  技术支持:千米网络